国外确诊症状新变化:失去嗅觉味觉或是感染新冠征兆


柯林斯在博客中重点指出了加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医学院罗伯特·加里,及他们的同事等人的一个发现:

与此同时,身为资深遗传学家的柯林斯也强调:任何试图打造冠状病毒武器的生物工程师都不可能设计出刺突蛋白的构象像SARS-CoV-2这样(奇特)的病毒。同时,他表示,该研究的发现得以让世界人民共同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遵守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信谣、不传谣、尊重医护人员和医学研究员的抗疫决心和他们在此过程中的不懈努力。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检察院充分发挥检察职能,积极开展审查引导侦查工作,严厉打击违反传染病防治措施危害公共卫生的犯罪行为,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法治保障。当地时间3月2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发表名为《基因研究显示 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博客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冠状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据介绍,在京期间,常某未报告武汉居住史,不执行居家隔离措施,多次出入超市、药店等公共场所,2月16日其母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常某于2月18日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与其密切接触的20余人被集中隔离。3月20日,常某经隔离治疗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第二种情况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获得能够引发人类疾病的能力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到人类。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逐步进化之后,它们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并可以导致严重疾病。

“ 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ACE2受体的结合水平要远远强于目前所有计算机预测的模型,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病毒在ACE2的定向选择之下不断进化,直到具有了超强的结合能力。”“也就是说SARS-CoV-2大概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进化出感染人类的能力,人类现有的水平造不出那么异于模型的刺突蛋白。”

第一种构想是,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不断进化,其刺突蛋白也随之发生突变,以此来结合与人体中与ACE2蛋白结构相似的分子并感染人体细胞。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有关负责人介绍,犯罪嫌疑人常某长期在武汉市居住。2020年1月23日凌晨,常某在武汉市即将实施疫情管控措施前,驾车带其妻儿赴长沙市,后乘飞机抵达北京市,于1月24日凌晨入住其母位于房山区的居所。

而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柯林斯提出了两种构想:

截至目前,天津现有疑似病例91例,累计排查密切接触者3008人,尚有37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